您的位置:博之道 > 买外围的网站魔法 > 我的时空穿梭车 > 章节目录 曹第章五十七章 曹秋道敛剂献

《我的时空穿梭车》章节目录 曹第章五十七章 曹秋道敛剂献

    本来张海不想这么早对上曹秋道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很多事情,所以张海只能趁这个机会,让曹秋道永远闭嘴。

    “你怎么来了?”项少龙看见善柔主动的打招呼。

    善柔理都不理他,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尴尬。

    “好吧,你们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项少龙主动说话。

    “我师傅来了。”张海首先开口。

    “哦!来就来呗,怎么,要请我喝茶啊!”项少龙每个正形的说道。

    “他想要你的钜子令。”张海淡淡地说道。

    “呃……要不要这么直接!”项少龙没想到张海这么直接,气氛又尴尬了。

    “所以,你想办?”项少龙神情严肃的看着张海。

    “我需要你的配合!”张海认真的说道。

    “什么意思?”项少龙不解的问道。

    “我师傅是稷下剑圣曹秋道,号称剑法天下第一,世上无人能敌。”张海说道。

    “这么牛!”项少龙感叹道。

    “但是,我不信,我想试试!”张海的意思很明白了,想邀请项少龙一起对付曹秋道。

    “他可是你师傅啊!”项少龙吃惊的说道。

    “师傅啊,如师如父,他最多只能算一个老师而已,他教我剑法,我给了他整个海神商会,我们谁都不欠谁的。”张海缓缓说道。

    “这样啊!那她呢?”项少龙看向善柔。

    “你认为一个把人当杀手,当工具养的师傅能指望工具对他善良吗?”张海非常清楚善柔的遭遇。

    善柔看了一眼张海,并没有多说话。

    项少龙也看了一眼善柔,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是吃了多少的苦才会变成这样一件冷冰冰的工具。

    “有把握吗?”项少龙问道。

    “加上你的钜子令把握更大。”张海说道。

    “什么意思?”项少龙看着张海。

    “把钜子令给我用下。”张海没有解释,反而要先用到钜子令。

    项少龙并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而是盯着张海看了很久,“好吧,信你这一次。”

    张海得到钜子令把弄了一会,然后按下一个机关,从钜子令中飘出来一张绢帛。

    张海看都没看就递给了项少龙。

    项少龙倒是看的都呆了,他得到了钜子令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有发现里面有着这样的秘密。

    “你……”

    “你先看看吧!”张海淡淡地说道。

    绢帛在榻上摊了开来,长达二十尺,密密麻麻布满了图形和绳头小字。

    第五十七章 曹秋道-->>(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绢帛在榻上摊了开来,长达二十尺,密密麻麻布满了图形和绳头小字。

    前半截是《墨氏兵法》,下半截的下卷竟全是剑法,卷首写着《墨氏剑法补遗三大杀招》。项少龙看后心中狂喜。原来这三大杀式全是攻击的剑法,与墨子剑法的以守为主大相径庭,补足了墨子剑法攻击不足的短处。

    名虽为三招,但每招至少有百多个图形,可知复杂至怎样程度。最巧妙的是这三招全与防守有关,故可天衣无缝地配合在元宗传授的墨子剑法里。

    第一式名为“以守代攻”,只见那些栩栩如生的人像,由打坐、行走,以至持剑作势,腾跃蹲滚,各种姿势,应有尽有。每图均有详细文字说明练习和使用的方法。真是句句精妙,字字珠玑。

    第二式名为“以攻代守”。若说第一式稳若崇山峻岭,这第二式便若裂岸的惊涛,有沛然莫测的威力。只是这两式,实已尽剑道攻守的窍要,配合起墨子剑法,威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第三式名为“攻守兼资”,变化更是复杂,但却非另两式的混合,而是玄奥之极的剑法,不但攻中有守,守中有攻,最厉害处是变化无穷,随时可由攻变守,由守变攻,看得项少龙心神俱醉。

    这时项少龙突然拿起木剑,来到园中,专心一志地把这三招的剑式,研练起来。

    项少龙边看边练,开始时停停看看,练到得心应手时,每剑挥出,或砍或劈,或刺或削,其中都隐含剑道的至理。不知不觉间他沉迷在奇奥巧妙的剑法里,浑忘一切,这种美妙的感觉,自从张海教导剑法后,还是首次尝到。木剑在绢帛运力用劲的指引下,忽似轻巧起来,破空之声反收□净尽,变成沉雄的呼啸,更增使人心寒胆落的威势。

    他又配合原本的墨子剑法,再度演练,一时剑气纵横,生出亦静亦动,静时有若波平如镜的大海,动时则似怒海激涛,变化莫测。

    张海和善柔也看的如痴如醉,心神沉浸在墨子剑法中,感觉以前不懂的地方突然就明悟了。

    “有了这剑法,我还怕谁!哇哈哈哈!”项少龙停止练剑,突然双手叉腰,骄傲的抬头,夸张的说道。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挡不住曹秋道三剑。”善柔冷冷的说道。

    “呃……”项少龙一时间很是尴尬,“喂,看破不说破啊!”

    “行了,你得到这套剑法,实力跟上一层楼,对付曹秋道就更有把握了。”张海在中间调停道。

    “好,我们什么时候去?”项少龙现在信心大增。

    “明天下午。”张海说道。

    “为什么是明天下午?”不仅项少龙不明白就连善柔也不理解。

    “为了保命!”张海说道。

    “保命?”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张海知道现在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的,还不如到时候直接表现出来。再说了,底牌,底牌,被人知道了还叫底牌吗?

    第二天下午,张海绑着项少龙到了郊区树林。

    之所以绑着,就是让曹秋道不会起疑心。毕竟张海三人还没有和他正面对抗的实力。

    毋庸置疑,曹秋道的实力的确是寻秦记中排名第一的。

    照剑斋只是比曹秋道略逊一筹,排在第二阶段顶峰。

    元宗,严平,张海,可以算作第二阶段。

    善柔,纪嫣然,连晋等人可以算作第三阶段。

    至于项少龙,以他刚刚学完这三招奥义剑法的实力,可以勉强踏上第三阶段。

    “项少龙?”曹秋道没有想到张海居然把项少龙也带过来了。

    “钜子令呢?”曹秋道可不把项少龙放在眼里,他关心的只有钜子令。

    “钜子令在此!”张海把钜子令扔给了曹秋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