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之道 > 买外围的网站魔法 > 军统之特工之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七章莅临培训班

《军统之特工之王》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七章莅临培训班

    梁萧沉吟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办法可行,但要讲究策略,类似特高课全体中毒事件不能再有了。”

    这倒不是他怕了日本谍报机关,而是马上就要成立淞沪杭军情专区,他的大部分精力都要放在军情专区的成立方面,在这个时候,不宜闹出大规模的政治事件。

    “主任放心,卑职会小心谨慎的。”邱轻阳道。

    梁萧点点头:“稍后你把情报整理一下,送到办公室,我要向委座汇报。”

    “是。”邱轻阳惊讶道:“委座?”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上海军情站的直属上司是南京军情处,情报汇总一般都是汇报到处里,然后由处里上报到委座侍从室,先由侍从室审核之后,再交给委座。

    上海军情站是没有权利直接向委座汇报情报的。

    当然了,梁萧现在正值委座信赖,越级汇报也是可以的。

    只是就这样越过处座,终究不太好。

    谁都知道,处座的权欲心很重,14根本不允许这类事情发生。

    在邱轻阳看来,梁萧这么做,无疑会得罪戴处座,身为属下,他有必要提醒梁萧。

    “主任,按规矩咱们的情报先送到军情处,然后由处里呈交到侍从室,若您直接越过军情处,怕是会引起总部的不满?”邱轻阳担心道。

    梁萧微微一笑:“以后我们的情报无须呈报给总部,直接上交到委座侍从室。”

    “为何?”邱轻阳惊讶道,难道这是委座的命令。

    “委座的任命过几天就会下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梁萧淡然笑道。

    邱轻阳见梁萧不说,他也不好过问,反正过几天就知道了。

    “主任,没有其他吩咐的话,卑职先回去整理情报了。”邱轻阳道。

    “回去吧。”梁萧点点头。

    随后,梁萧出了办公室,亲自驾车赶往青沪培训班,相比上海军情站,他更重视青沪培训班,这支培训班将是他的第一支班底,无论如何,都要把这支班底掌握在自己手里。

    来到青沪培训班。

    就见外面戒备森严,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巡逻士兵从门口经过。

    门口,卫兵要他出示证件。

    梁萧只好拿出证件,卫兵看了之后,声称要打电话给王总教官请示。

    这让他心底多少有些不悦。

    卫兵打完电话以后,才放他进去。

    他把车停在教学大楼下面,就见王亚樵穿着将军大衣从门口出来。

    梁萧微微一笑,快步上前,笑道:“九哥,一别多日,别来无恙。”

    “托你的福,一切都好。”王亚樵高兴笑道:“走,到我办公室坐。”

    “托你的福,一切都好。”王亚樵高兴笑道:“走,到我办公室坐。”

    王亚樵拉着梁萧上了教学大楼的顶层,笑着解释道:“我让人把顶层的房子改成了教官办公室兼宿舍,平常办公和休息两不耽误。”

    来到王亚樵办公室。

    梁萧四下一扫,一张办公桌,两张沙发,一张茶几,在房子的西南角落,放着一张木床,上面放着叠的整齐的被服。

    “坐。”王亚樵给梁萧泡了一杯热茶。

    梁萧笑道:“你就在这里住?”

    “没办法,戴笠把他派来的教官全部召回去了,总得有人坐镇这里,不然这些小兔崽子还不上了天。”王亚樵笑骂道。

    “现在的教官都有哪些?”梁萧问道。

    “大部分都是兼职教官,像余立奎、余亚弄、华克之、江涛、许天印等人,都是兼职教官,另外,我从江湖上招募了一批有手艺活的人,让他们充当教官,现在咱们青沪培训班教官满员,而且,每个教官都有一手绝活儿。”王亚樵笑道。

    “那就好。”

    梁萧抬头一看,见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他和王亚樵的画像。

    “这是干嘛的?”

    王亚樵回道:“这还不都是你那个秘书干的,她把咱们两的画像挂满了整座办公大楼,还搞了一个抗战会,入会的学员,必须在咱们两的画像下面宣誓。”

    “有这事?”梁萧心想赵馨替他笼络人心的手段也是够狠的,直接挂上他和王亚樵的画像,把戴笠和委座直接撇开到一旁。

    “可不是吗,现在这批学员当中,大部分都成了你的忠实追随者。”王亚樵打趣道。

    梁萧微微一笑,看来赵馨这个政治教官还是很合格的。

    “对了,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门口戒备森严,是出了什么事吗?”

    提到这事,王亚樵就怒气滔滔的道:“这些小日本太可恨了,前段时间,有两个日本特工摸进了学校,意图炸毁教学大楼,幸亏发现的早,不然就酿成大祸了,从那天之后,我让江涛抽了三十名行动队员来担任警卫,又从余立奎的先遣队抽调了三十名队员,编入培训班警卫队,加153强培训班的警卫力量,以免给小日本可乘之机。”

    “做的对,这批培训班学员毕业之后都是我方的情报中坚力量,不能让他们出事。”梁萧心理疑惑不已,日本人是怎么摸到了这里。

    “这件事太匆忙,没来及跟你商量。”王亚樵笑道:“当时想跟你联系来着,但实在联系不上,我就擅自做主了。”

    “九哥做的对。”梁萧微微笑道。

    王亚樵道:“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以总教官的名义,给门卫下了死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入内。”

    “原来如此。”梁萧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是不警惕一点儿,小日本再摸进来怎么办?”王亚樵对小日本是恨之入骨。

    “确实需要加强警惕。”梁萧话音一转,笑道:“九哥这次在西安事变中发表的申明,应该足以让委座打消疑虑了。”

    说起这件事。

    王亚樵还真要好好感谢梁萧一番,要不是他走的时候再三叮嘱,他或许就发表附和张杨的声明了。

    而今委座安全回到南京,足见梁萧的远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