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之道 >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章节目录 第五二 七海章 红海行动 十五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章节目录 第五二 七海章 红海行动 十五

    每吐出一口史诗级过肺的烟雾,三轮车司机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颤抖几分。后车厢里的江云枫看到也是心惊肉跳,毕竟槟榔加烟法力无边,生怕他撒手升仙。

    一路风驰电掣老司机把三蹦子开出了跑车的架势,过弯不减速还漂移带甩尾的把三人送到曼德勒山脚附近,再往前就是缅甸的佛教圣地,机动车辆不能进入。

    结算车费双腿还略有些发软的江云枫就跟随着薙切绘里奈和符华走进曼德勒北部的古城区,周围的建筑都太有浓厚的缅甸民族色彩,据说这里就是缅甸第一个封建王朝的都城所在地。

    本来打算找家小商店采购一些饮用水和小食品,在攀登曼德勒山劳累的时候补充能量,可是雄浑的暮鼓晨钟响起,古城区的居民们都端着竹篾编制的箩筐行色匆匆的朝城区的中央走去,许多人连自己的生意与店面都弃之不顾。江云枫拦下一位看上去很面善的年轻小姐姐,刚想开口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位小姐姐同样手捧带有盖子的竹筐,被江云枫拦下让她感到非常不快,但她并没有口出恶言而是微微颔首表达歉意,就从江云枫身边快步穿过。汇入神色虔诚的人群,看样子好像是去赶赴一场很重要的仪式。

    一次不成功,江云枫还想再去拦下一位问一下。薙切绘里奈制止了他,三人也尾随这队伍前进,终于人群在一座巨大的寺院内聚集,人们很有秩序的排成两列长队,纷纷揭开自己竹筐的盖子里面装着的全是还冒着热气白米饭和菜品,还有些人则是带来了整箱整箱的饼干糖果和牛奶。

    在这些人群中江云枫他们还发现有不少的外国游客,这些游客们架好摄像设备期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飘荡在寺院里的钟声戛然而止,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寺院清幽的深处。看来谜底马上就要揭晓,江云枫下意识的摸出手机看一下时间,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北京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分,但是国内的时间比缅甸快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现在是当地时间上午十点整。

    两队披着红布袈裟赤足僧人手捧托钵,缓缓地从寺院深处走来经过。他们神色默然对周围游客的镜头见怪不怪,僧人们年龄长幼不一足足有上千位之多,队伍冗长而缓慢的前行着。经过时每一位布施的居民都会从自己的竹筐中取出一小坨米饭和配菜或是一包饼干、糖果和牛奶放进僧人怀里的托钵,然后虔诚的顶礼。

    从头走到尾僧人们从不低头看自己托钵里有什么食物,布施的人给什么他们就要什么,不给也不做停留,拍摄的外国游客有的也会取出携带来的小食品布施给僧人。化缘的队伍穿过布施的人群从另一边返回寺院深处,队尾离开之后布施的人们和游客也收拾空掉的竹筐与摄像器材有的散去有的直接跟随僧人们进入寺院,如此宏大的场面让江云枫三人一时还搞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位年长的住持注意到这三位震惊中的年轻人,很慈祥的朝他们招招手。江云枫见状指着自己的鼻子,年长的住持微笑着点点头。

    “大师呼唤我们不有什么事?”江云枫说的蹩脚英语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懂。

    住持大师慈祥的微笑没变,一口流利的英语把他打击的体无完肤,蹲在地上用手指画圈圈,为自己连一位老人都比不过而暗自神伤。

    住持大师的意思大概是询问他们吃法没有,江云枫的蹩脚英语支吾了半天没愣没凑出足够的单词。薙切绘里奈看不下去了,一把将还在支支吾吾绞尽脑汁拼凑单词的江云枫推到一边,如实回答“刚刚来到就发现人们都汇集到这里,城区里的餐馆商店也停止了营业,午餐暂时没有选定就餐地点。”

    住持大师明悟过来,一脸自责的说道“没能让三位及时的用上午餐这是我等的罪孽,这样吧,三位请跟随我入内用膳。”

    第五二七章 红海行动 十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住持大师明悟过来,一脸自责的说道“没能让三位及时的用上午餐这是我等的罪孽,这样吧,三位请跟随我入内用膳。”

    “大小姐,大师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江云枫凑到薙切绘里奈低声询问。

    薙切绘里奈瞥了他一眼,厌恶的回绝“不告诉你。”

    江云枫无法只得求助符华。

    符华也很无奈的摇摇头说教道“让你平时少玩游戏多学习,你偏不听现在知道错了吧?!大师的意思是请我们吃饭。”

    “那感情好啊!刚才我粗粗看了一眼,有不少好吃的东西。”江云枫高兴拍拍手,有人请吃饭何乐而不为,于是亦步亦趋的跟随住持大师的脚步来到一间很大的餐厅。

    接受完布施的僧人们大多都在这里安静的用餐,住持大师示意江云枫三人在一张空的小矮桌旁坐下。满心欢喜期待着大餐的江云枫却看见住持大师取来三只不锈钢圆盘,抱过自己的托钵把里面的食物分成四份,用不锈钢圆盘盛出三分亲手送到三人面前。

    这......

    江云枫傻眼了,先前做功课时得知东南亚都是信奉南传佛教,僧人们都严格恪守‘过午不食’的戒律。住持大师把他自己的食物分给三人,也就意味着他这一整天都要在饥饿中度过。

    “那个,大师我想您弄错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啊....”江云枫把餐盘推向住持大师,希望他能把食物收回去。

    “你们不必推辞,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修行。”住持大师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率先开口制止然后端着托钵慢慢地享用剩下的食物。

    江云枫拿起勺子迟疑良久最终还是把盘子的食物一粒不剩的全部吃下,飞快的结束了他这辈子至今为止最纠结的一顿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