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之道 > 买外围的网站魔法 > 文圣无双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五章,里外不吃亏?!

《文圣无双》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五章,里外不吃亏?!

    “哼!进士的言出法随,可敢和孤成为王侠以后,领悟的黑龙杀气比上一比?”

    大王清勃然大怒,倒抽利剑,剑锋直指乐长今的眉心正中:“你有打王鞭,孤有诛佞剑!乐长今老匹夫,今日你不放小师弟出城,孤就和你鱼死网破!”

    “啥?”

    乐长今吓了一跳,凌烟郡那边的方言都出来了。(书^屋*小}说+网)

    他呆滞、无语、傻眼的盯着大王清,舔舔因为年老而干瘪的嘴唇,不敢置信的把打王鞭藏在了身后。

    “大王,您的意思是?”

    乐长今恍然大悟:“老朽明白了,苏家子没问题,您封他彻侯都没问题。”

    “老朽附议。”

    这话一出来,官员们都愣住了。

    不对劲啊,大王开始昏庸,正是全力谏言的时候。

    他们都准备好大冢宰顶撞大王,然后他们附议了,可现在怎么回事,大冢宰反而附议了大王的决定?

    三孤三公里的老臣,一个是公孙抚,一个更是耄耋老得早就不在朝堂说话。

    两人却同时起身,拱手作揖道:“恭贺大王,贺喜大王。”

    “老臣附议,另,此事,朝堂不得再议!”

    “若有任何不满,尽管找我们两个老家伙就是!”

    乐长今微微点头,也笑了:“是三个老家伙,臣……附议。”

    ……

    早朝散了,所有的官员都不敢走。

    直到苏昂跑出王城,离开中都,他们才慢慢的散去,满脸都是迷糊,心里全是问号。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大冢宰乐长今竟然和两个政敌联手了?

    附议的,还是大王清这么不靠谱的决定?

    他们不太明白,慢慢的也不敢想了,各自回去自家的府邸不提,而在那中都王城的后花园,公孙抚难得一见的和乐长今拱手告辞,自己独自一人,再次返回了后花园中。

    后花园里,大王清眼角化彩,脸颊涂红,嘴唇点朱,一身的女式宫群拖曳六丈,满满的都是身为女子的妩媚妖娆。

    她男装时就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却不曾想她就是女子,巧笑嫣兮的闭月羞花。

    唯独一双黑金色的眼眸杀机凛冽,让她像了职掌国度权柄的女王……

    “二十七名进士、三十九名王侠、十八名三眼方士!”

    大王清看着西边的方向道:“本宫要瑶国的现在,却给小师弟瑶国的未来。奇门郡有本宫养士千员,最差的也是举人文位,他们是瑶国的未来,孤都给了小师弟。”

    “今日孤拔出诛佞剑,公孙尚师啊,您和乐长今那个老家伙都看出来孤的意思了?”

    公孙抚连忙拱手:“启禀大王,您要招苏家徒儿为婿?”

    “纵然身系社稷,女儿家也重要嫁人的。”大王清幽幽的道:“本宫六岁时父王驾崩,社稷不稳,为了稳定社稷,本宫成了男儿身,这许多年过去女儿也变成男儿了,是瑶国共主,最强的大王清。”

    “可女儿家终归是女儿家,要找个般配的嫁了,瑶国如今四海升平,就算本宫恢复女儿身,也没哪个有胆子冒犯本宫,本宫要嫁人,看上的就是小师弟。”

    说到这里,大王清笑得如同空谷幽兰:“本宫本以为能配上本宫的,一定是西楚的太子炙,也想过灭西楚,抓太子,让他做个有名无实的王夫,为我王族一脉诞下更优秀的子嗣,但本宫不喜欢他,本宫是为了王族委屈自己。”

    “小师弟就不一样,陪本宫赏花弄月,他也很有本事。”

    “本宫要招他做王夫,给他瑶国的未来,给他摄政王的权柄!”

    “他钟爱广良人,被广良人伤了心,本宫不计较。”

    “本宫已经派人去追广腾,全都装备至宝铠甲、狂刀金剑,最迟三月,广腾也难免被活抓而来。”

    “本宫等小师弟三月后归来,当他的面处理广良人,帮他断了念想!”

    大王清言之凿凿,似乎把自己的人生全都规划好了。

    第三百一十五章,里外不吃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王清言之凿凿,似乎把自己的人生全都规划好了。

    她还考虑了苏昂的情感问题,要快刀斩乱麻,把一切尽快处理清楚。

    感情不到位没问题,生完孩子感情也差不多了。

    她相信自己和苏昂会白头偕老。

    “咕噜……”

    可是这时候,公孙抚吞了口唾沫。

    “那个,启禀大王,谁告诉你苏家徒儿钟爱广良人的?”

    “本宫秘谍,情报三司!”

    “那老臣建议您斩了负责这事的人。”

    公孙抚满脸无奈:“您怎么不先问问老臣啊?苏家徒儿从来不中意广良人,老臣想过给他介绍一门好亲事,哪知道观察很久,又明察暗访才发现……”

    公孙抚一拍大腿:“苏家徒儿早就有了心上人,要白头偕老从一而终,但是天上地下,老臣都找不到这个女子的存在。”

    “禀告大王,您这样做,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呀!”

    “真的,没有好处。”

    “平白让老臣的苏家徒儿得了大好处。”

    公孙抚眉开眼笑。

    大王清呆滞、无语,娇躯发颤。

    她傻乎乎的看着公孙抚,良久才问:“公孙尚师,这件事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

    “那……您是在幸灾乐祸么?”

    大王清咬紧银牙,长年累月身为大王的狠辣、霸道性子冲上脑门!

    她黛眉狂颤,眼眸满是英气:

    “抓住!灌药!强上!”

    “本宫还真不信了,他三月后就算成为银衣举人还能奈何本宫?”

    “就算他以后再厉害,本宫怀了他的骨肉,他能对付本宫?”

    “里外都不吃亏,拿不到他的心,本宫也要拿了他的人。”

    “不能长久的拥有,本宫也多个骨肉!”

    “本宫也是女人,闹起来,让他试试什么叫……”

    大王清浑身打颤了很久,贝齿嗖出冷风的道:“让他知道什么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公孙抚掩面而走。

    好徒儿,尚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别怪尚师。

    你里外……也不吃亏不是?

    ……

    “阿嚏!”

    跑出京城中都,苏昂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连连打了好多个喷嚏。

    他也不敢放松,快马加鞭,带着同袍们直奔奇门大郡。

    “大人,前面就是奇门郡了!”

    秋落有瑶国最强的死士教导,行踪特别诡秘,做了苏昂行军的前哨。

    他回来禀报:“奇门郡边境就是九大奇观里的第一观,有人来者不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